热门搜索:网页游戏 火箭球赛 热门音乐 2011世界杯 亚运会 黄海军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重大事件 >> 内容

贵州黔西南州:白铃公路项目搁浅 千名民工两年讨薪未果

时间:2013-9-16 11:47:09 点击:1334

一处投资超过12亿元的宏图项目“白铃公路”,为何演变成为众矢之的的“烂尾工程”?项目资金的断链,是监管不力?还是另有隐情?1500多名农民工的工资近1.5亿元缘何拖欠至今?4.5亿多元的工程款、材料款问题又将如何解决?积极响应地方政府号召的沿途村民,土地被征、房屋动迁至今连最基本的土地补偿款都没拿到,且有村民无地可种、无家可归,最终他们又将何去何从……。一场别开生面的“讨薪大战”,一场各显神通的招投标“闹剧”将如何演绎?近日,记者为了揭开这一事实,深入贵州省黔西南州各地走访调查。成文以飨读者。

金秋九月,秋意渐浓,每年此时,本是莘莘学子走进象牙学府继续深造的好日子。然而,来自湖北恩施的黄邦海,在自家孩子即将踏上求学之路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究其原因,老黄这几年在外带队打工的工资款迟迟没有讨到,为了孩子上学筹学费给工人发工资,真是伤透“脑筋”,万般无奈下只好借了几万元“民间黑贷款”,时下眼瞅着马上过节了,而承建工程业主拖欠自己的90多万的民工工资款还是没戏。“现在真是愁得没办法,能自己掏钱垫上的都垫上了……在该工程基地,像我这样的工头多的去了。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差不多有1500多人呢。为了讨回我们这两年的血汗钱,我们是想尽了办法,逐级上访、维权,但最终都是没有结果……”老黄告诉记者。

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工程项目呢?为何有如此多的农民工工资被拖欠?到底项目业主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总额又是多少?工程所在地政府监管部门又是如何执行监督责任的?带着这一系列问题,记者来到老黄口中所述的承建项目所在地一探究竟。

大项目:本是利国利民蓝图,奈何即将变身“烂尾”

通过走访了解,老黄口中的“大项目”即为贵州省巴铃至白层煤炭专用公路(巴铃至白层),当地人称“白铃公路”。该项目由黔西南州发展和改革局以黔发改交通【2010】05号文件批准;黔西南州交通运输局以州交复【2011】18号文件批准初步设计;贵州省人民政府黔府函【2008】230号文第四条,交通部门及当地人民政府要督促项目业主及时足额拨付巴铃至白层二级公路建设资金,组织力量加快建设进度,确保按时、保质建成通车。

记者在项目招标公告中看到:“该项目建设自有资金为25%,银行贷款为75%,项目已具备招标条件”。白铃公路是黔西南州人民政府与业主单位按照BOT模式(英文Build-Operate-Transfer的缩写,通常直译为建设—经营—转让。实质上是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和经营的一种方式,以政府和私人机构之间达成协议为前提,由政府向私人机构颁布特许,允许其在一定时期内筹集资金建设某一基础设施并管理和经营该设施及其相应的产品与服务)运营的建设工程,全长76.471公里,另有连接线共计1.864公里,于2011年9月3日正式施工。

图一招标文书上标明资金落实情况“已落实”

在工程建设现场,记者既没有听到“轰轰隆隆”的设备轰鸣声,也没有见到如火如荼的工人们施工身影……每个标段几乎只有几个至几十个工人在看守着施工现场和设备。“原先每个路段都有几百人,如今走的走,剩下的没有几个。我们在这里等着老板发工资呀,从去年到现在,工资基本没有发放过。”现场工人告诉记者。

另据了解,在该项目施工沿线,当地的村民为了去最近的集市买些生活用品,需走几个小时甚至半天的山路,孩子上学亦是如此。按理说,白铃公路的修建,应该是有利于改善当地民生的好项目,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工程。现如今,却因为业主方拖欠施工单位及工人工资,当地相关监管部门没有履行好职责等种种原因,导致该项目停工搁置,甚至有些施工路段因为未及时支护出现塌方,即将成为一项没有完工的“烂尾工程”,实则可惜。

图二项目现场部分地方积水塌方下沉

“糊涂”工头:糊里糊涂喜中标,讨债不遂梦方醒

走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白铃公路项目的19个标段的施工单位,有很多可以说是“糊里糊涂”中标的,中间几经转手,几经波折。当然,中间的很多经手人还是得了投标人好处的。

“为了接手这个项目,我前前后后给该项目的某负责人及下属打了几百万元的资金,这其中被他们或以保证金的名义,或以个人借款等各种方式索取。”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施工标段负责人告诉记者。

据另一施工标段负责人讲:全程19个标段,所有施工单位基本上做到了严格按照合同规定,成立项目经理部,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积极施工作业,推进工程建设进度,所有开工标段工程进度均已完成30%以上。而作为业主单位的黔西南州白铃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却没有认真履行自己支付材料款和农民工工资进度款的责任,“最终导致施工各单位拖欠了1.5亿多元的农民工工资,赊欠了4.5亿多元的工程款”由于各施工单位已经无力支付所欠的农民工工资和材料款项,曾导致在当地发生多起农民工群体性冲突事件。

记者在走访该项目的二号标段和十号标段过程中了解到,有一位吴姓施工工人去年家里老人不幸病逝,因为施工单位的工头没有要到工程款,最终只能先拿到1000元钱的遣送费用回家;还有的工人在施工过程中因为工伤也没有获得相应的赔偿。在该工程的其他标段,有很多工人因为要不到工资而没法回家,即使是过年过节,都在工地上坚守着;还有刚毕业走向社会的大学生,曾经梦想着在这个“大”工程中实现自己的价值,同样,其梦想也伴随着项目的停工搁置而破灭。

某标段施工方老板直言:“现在我们是陷入了骗中骗的死循环。业主骗我们说拖欠款项下个月银行钱到位肯定还,我们回来又只能骗工人下个月几号工资就能发放到位。”

“如今,我是真的后悔接手了这个工程活,弄得现在倾家荡产不说,还把身体搞垮了,跟我一起来打工的都是老家带来的乡邻乡亲,现在连工钱都付不起人家,弄得这‘脸’在老家都丢尽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打死我都不敢接这个活儿的。”某标段施工负责人说。前文中的老黄即是此般受害者。

狠心业主:一箭众雕上良计,请君入瓮好商量

据了解,作为白铃公路项目业主方的黔西南州白铃公路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从签约到现在,除了收取各施工单位约1亿多元履约担保金外,几乎没有履行任何合同承诺。至于当初,白铃公司是如何拿到该项目的,记者在调查过程中深感扑朔迷离。

依常理推,按照该项目《招标公告》所示,白铃公司是一家应该有践行合同资质的规模企业,如果当初能获得政府相关部分认可和批准,是不应该出现后来发生的种种问题;而作为该项目最终受益方的州人民政府及相关监管部门,理应知晓业主单位的资信情况和履约能力的。

该工程一位材料供应商向记者抱怨:“本来以为是一个利润颇丰的单子,每吨钢铁材料能赚七八十块(钱)的,现在倒好,一千多万元的材料都搭进去了,现在不光材料款要不到,他(业主单位)还要求我继续垫付材料款……照这样下去,真得搞得倾家荡产了,现在跳楼的心都有了!没有这样做生意的,业主真是……太欺负人了!”由于业主单位资金不到位,大部分的材料供应商停供材料,许多供应商资金被套牢。

另据该项目某知情人士透露:“业主以公路贷款资金马上就到为借口,给材料供应商很多承诺并签订保证书,想尽一切办法先让材料商把材料供进去,最后都没办法实现之前的承诺。然后以同样的手段到市场上‘骗’取很多家材料商的信任,现在贵州专业市场上大宗材料(如钢材水泥)供应商一听到白铃公路都害怕,在社会上的影响非常恶劣,有的小规模的供应商因为资金被套,生意运作举步维艰,面临倒闭的风险。”

淳朴村民:拆房迁坟拥政策,无家可归惹人怜

在贵州当地,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地形多山地丘陵。在走访过程中,记者深刻感受到了当地老百姓的淳朴、热情。

王梅敏,是安龙县龙山镇新长坝居委会坡桥组的组长。“当时,为了响应政府号召,我们组多户人家拆迁房子、迁移祖坟,全村180亩耕地中70多亩被征占……如今一年多时间都过去了,拆迁补偿费、耕地补偿费及青苗费等费用一分都没有领到。有的人原先的房子没了,现在又没有钱修建新房或者租房子,成了‘无家可归’的人了。”她告诉记者。

当记者问她“当初要是知道结果是这样还会不会拆自己的房子”?王梅敏笑了,想了想说:“还是会的。怎么也得相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嘛,当时政府告诉我说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要我积极带动村民配合,我当然要努力完成任务。”

另据了解,因为路基开挖,该村28巷35户群众的房屋地基下沉,产生约60厘米宽裂缝,安全隐患突出,经过采取反压措施后,沉降得以暂时缓解。该组村民中有6户人家的房子已成严重危房,不能入住,失地、失房部分村民只能靠到外地务工谋取生活资本。

另有群众反映,位于巴铃镇的白卡小学下方,因为开挖未浇筑的17根混凝土抗滑桩孔口未盖封,存在着严重安全隐患,且抗滑桩上方土体开裂较大,形成裂缝多达80多厘米,致使该校师生整日提心吊胆,严重影响了该校人员的正常生活和工作。贞丰挽澜乡店子村坡田组为堆积体,路基开挖后房屋开始出现裂缝,三户人家存在安全隐患,虽进行了反压处理,但未能彻底杜绝隐患。

“聪明”监管:万般托辞为保身,“互踢皮球”谁问责?

据了解,白铃公路项目最早正式提出于2009年8月底,黔西南州发改局时任局长李杰主持召开的项目会审会议。当时,该州交通局、国土资源局、水利局、环保局等部门参加了会议。会议最终决定拟建巴铃至白层二级公路。该项目经土地、环保、压矿等部门手续完善后,最终由该州发改局对该项目进行核准。

记者在走访该州交通运输局、州发展改革委员会等部门时,询问该项目资金当初筹备、管理情况,工程款项如何监督等相关问题,得到的回复是“不甚不了”或“把问题留下,等查找具体资料再做回复”等,不是“主管领导不在去外地出差了”,就是“联系不到具体主管领导,你们明天再来吧”。待次日,记者拨通相关部门电话时,再也无人接听,当时说定提供的相关问题答疑材料截至记者发稿时也没有得到。

在施工单位出示给记者看的一份《工程承包合同》中,有这样一项:“第18条,业主拨付给中标人的任何款项只能用于本项目,不得以任何理由及方式挪作它用,为保证项目资金不被挪用,业主要求中标人在业主指定银行开设账户并采用网上监管资金支付。”对此,有人曾提出疑问:“这是业主对施工中标单位的监管,谁又能保证不是业主挪用项目资金最终导致的项目资金断链呢?”政府相关部门与业主白铃公司之间有否此种监管方式存在呢?

带着这个问题,记者曾向州交通运输局某负责人提出过,得到的回复是:“该项目属于BOT项目,属于私人资本参与的建设项目,相关部门对此项目资金筹备、运转不存有监管权力,政府只能对国家投资的项目实施监管职能。”然而,如此大的地方重点工程,怎么可以缺失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呢?毕竟,项目竣工后,业主单位只有特殊权期限的经营权利,一旦期限届满后,地方政府才是项目工程的最终受益方。

对于白铃公路项目存在相关监督权部门的态度,不禁让记者想起十号标段老王的话:“我们在多次上访也碰到了踢皮球,去城建部门上访,说这事归交通部门管;到了交通部门,又说这事应该是归项目指挥部管;到了项目部,又推说让我们直接找业主谈;我们只是普通工人,哪能找得到业主单位的老板呢……我们在贞丰县劳动局上访时,有领导告诉我们说要来调查的,到如今也一直没有来过什么领导。”

另有施工单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逐级上访到州政府,州交通局局长王一中却说:这个项目是BOT项目,我们政府没欠你钱,不要拿不到钱就找政府。我们交通局已经尽力在帮你们忙,如果你们还不领情,那你们可以去告,爱去哪告去哪告,可以告业主,可以告州政府,也可以告交通局! 记者后记:

近年来,伴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飞速发展,国家加大了对于贵州等西南地区的投资建设力度,意欲加快西南地区的经济、社会、人文等方面的发展速度,进一步改善当地的民生状况。政策是好的,然而往往具体到一些地方工程、项目也屡屡落实不到位。有专家曾指出:好的政策出台后,是否能落实到位,需要时不时“回头看一看”。

返过来回头看一眼本文中的白铃公路项目实施情况,为何会出现一系列问题,这恐怕除了业主单位自身原因外,地方政府相关部门也难逃其咎吧。本来存在的监督权,也没有好好拿起来执行。如果相关部门做到了坚决落实政策,上下一心,提高办事效率,把农民工、老百姓的事当做大事、要事来办,也不会演变出后来的群体性事件。

1500名农民工工资被拖欠、几个亿的工程款项问题,一场别开生面的讨薪大战,其背后的真正原因、此起事件的水到底“有多深”,当然不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截至记者发稿时,黔西南州相关部门对于此事件问题仍没有明确态度、给出答复。这场讨薪大战作为一场持久战、攻坚战还必将演绎下去,最终将何去何从,如何谢幕,媒体还将继续关注。(记者:陶三义)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福州资讯_福州新闻_福州最大的城市综合新闻资讯门户网站 (www.fzime.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广东省通管局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粤府新函[2001]87号 粤网文[2011]0483-070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1904073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090059 B2-20090028
  • 京ICP备:05024815号